楚克小說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楚克小說 > 轉運福寶四歲半 > 第1章 四歲的孩子要賣進青樓

第1章 四歲的孩子要賣進青樓

倒了下去,但是由於肉厚也沒傷到根本,嗷嗷叫了一下馬上又爬了起來。“你就是那個被撿回來的小乞丐,還敢跟我們對著幹,你不想活了。”昨晚他們就聽村子裡的人說了,顏家不怕倒黴又撿回個小乞丐,這會看著眼生知道就是眼前的這個小子。細皮嫩肉的還文質彬彬肯定不經打,兩人叫囂著從兩邊圍了過來。“玨哥哥小心。”被三郎扶著已經站起來的福寶,有點擔心地看著他。“三郎保護福寶,一邊去。”三郎連忙聽話地把福寶拉到了身後。“有...大盛朝大橋鎮桃花村。

盛夏。

大媽山下一捆柴火在地上慢慢蠕動感覺非常的怪異,但是桃花村的村民已經司空見慣了,那是才四歲的小妮妮揹著比她還高的柴火艱難的往家裡拖,小妮妮實際年齡四歲多,看起來小小的個子。

她很餓,一大早喂完雞、喂完豬,洗完一家子的衣服後,就被奶奶趕出門打柴,現在都已經晌午了,還沒吃上飯。

一大早她煮了稀飯,想趁奶奶不注意偷偷吃上兩口,但是奶奶掃帚劃得啪啪響,嘴裡還罵罵咧咧的,她怕捱打連忙出門。

餓得眼冒金星還強忍著想要嘔吐的感覺,堅持打了一捆柴火,還是隔壁家的二叔看不下去幫著捆的,二叔還給了她半個餅子,不然可能都堅持不到下山,可是這種狀況她已經習慣了。

下山的路上經過村子裡的曬場,旁邊大樹下不少乘涼的嬸子和婆婆,小妮妮乖巧地打招呼,但是有氣無力。

“這孩子也太苦了,這個姚老太婆怎麼那麼狠心?”

“這麼熱的天,小妮妮怎麼打了這麼多的柴呀,小心把你的骨頭壓斷了。”

二叔婆連忙放下手中的針線活,上前幫她把柴火放下來歇一歇,好心地給了她喝水,看她小小的臉蛋通紅通紅的,摸了摸感覺還有點滾燙,連忙給她在青條石上讓了個位。

“妮妮坐一會,你怕是中暑了。”

但是小妮妮不敢多歇:“謝謝二叔婆,我得快點回去,再遲我奶就生氣了。”

大家都知道小妮妮家的情況,自己想好心幫忙,可是回去遲了被打受罪的可是小妮妮。

“人家這麼大的孩子有的才斷奶,這姚老太婆真的不是人!”

“來,六嬸這還有幾口雜糧餅子,妮妮先咬兩口頂頂餓。”

小妮妮想要拒絕,被六嬸強行塞進了嘴裡,雜糧餅子不大,小妮妮連忙點頭感謝,太餓了,如果不是好心的鄉鄰偶爾給她點吃的,她應該早就不在人世了。

嘴裡嚼著餅子,小妮妮嚼碎了一點點的吞,雖然卡喉都不捨得一口吞下,吃完在二叔婆的幫助下重新背起了柴火往家去。

“姚老婆子也太過分了,這麼好的孩子父母又不在了,應該心疼都來不及,怎麼捨得把她賣掉,而且還是賣去那種醃臢地方。”

“還有大伯和大娘和三叔呢,省兩口就能養活,也沒人幫她說話,”

小妮妮的心咯噔了一下:不好!自己要被賣掉。

桃花村隔幾年也會有一兩個女孩會被賣掉的,但是大多都是家裡太窮孩子又多養不起才賣去給好人家做童養媳,或者去給大戶人家做丫鬟的,一般也過了**歲才會賣。

聽剛才路人的話,自己怕是要被奶奶賣到青樓,奶奶怎麼那麼狠心,自己可是她的親孫女啊。

爺爺平時是最講臉麵的,雖然不喜歡她也任由奶奶使勁地搓磨她,也是因為自己是個女孩,是賠錢貨,是掃把星,但是絕對不可能把她賣入青樓的,肯定不會的,一定是有什麼讓村裡的人誤會了。

小妮妮自我安慰著,連忙加快了腳步往家裡走,再遲就要捱打了。

“十兩銀子給你們,人貨兩清,待會孩子回來我就帶走,以後就沒你們姚傢什麼事了。”

爺爺姚大石揹著大門蹲在屋簷下,抽著大煙袋子:“那掃把星打柴去了,待會回來你直接捆了就成。”

姚大石的聲音沒有一點溫度,好像說的是阿貓阿狗。

“老婆子,待會給我一兩銀子,給我打幾壺酒喝。”

“不行,這錢要留給富財可不能動,過兩天他就休沐回來了,我得給他買點肉補補,老麼在學院都餓瘦了,他可是要考秀才的,我還指望他給我掙個誥命呢,給他點零花錢我還覺得不夠呢。”

老鴇滿臉的脂粉,嘴唇也畫得紅嘟嘟的,頭上還戴著一朵花,這會聽了這不要臉的兩老對話,滿臉的不耐煩,下意識地往門外看,一下就看到了呆立在門外的小妮妮。

她馬上換了一副笑容,臉上的粉紛紛地往地上掉,欣喜地招呼:“小丫頭回來了。”

小妮妮是天生的美人胚子,小臉尖尖的,眼睛非常的大,雖然這會頭髮亂亂糟糟的還掛著草,臉上也髒兮兮的,看得出受盡了折磨,但是一看就是一等一的水靈模樣。

“來來來,嬸子給你糖吃。”

老鴇看見連忙就跑出去想抓人,一看就不是善茬,剛才爺爺奶奶和老鴇的對話小妮妮都聽到了,知道這人不是好貨,連忙扔掉柴火轉身就跑。

可是她這小短腿哪裡跑得掉!而且還餓著肚子呢,沒跑幾步就被老鴇抓了。

姚大石直接拎著她的衣領拽了回來,那陳舊的衣服直接就撕爛,拉垮的仍然掛在沒有幾兩肉的身上。

“你膽子肥了,還敢跑。”

老鴇倒是沒有生氣,摸摸小妮妮的小臉蛋,越看越滿意,不停地說:“值,值,嬸子帶你去吃香喝辣的,不用受苦了。”

小妮妮嚇得小腳亂蹬,哀求著爺爺奶奶。

“爺爺,奶奶,我少吃飯,多幹活,你們讓我幹什麼就幹什麼,絕不頂嘴,求求你們不要把我賣了。”

“你這掃把星,一出生就剋死了你爹你娘,克得我們一家沒有出頭之日,我前兩日生病也是你克的,不賣你賣誰?”

奶奶反手就給了她兩巴掌,小妮妮臉蛋馬上出現幾個手指印。

“死老婆子輕點,銀子都給你了,可不是你的人了,萬一打壞了我可不要。”

老鴇連忙出聲,青樓裡靠的就是這張臉,萬一打壞了怎麼辦?

“哪裡打得壞?要接客還不得再養個幾年,隻有越養越水靈的。”姚老婆子白了老鴇一眼,有點不耐煩地說,但是也不敢再下狠手。

“你莊戶人家不在乎,要玩的老爺子可是在乎的,有錢人就是喜歡小的雛兒,萬一臉弄壞了,就喊不上價了。”

錢已經給了,老鴇也不隱瞞,她們本來做的就是這種齷齪生意。

這話裡的意思再明顯不過了,她們轉手幾十倍的價格城裡大把變態的老傢夥玩。

小妮妮雖然年紀小,但是也是聽村裡的老婆婆說過的,知道青樓那不是好地方,這會害怕地縮作一團。

忽然,小妮妮的耳邊響起了一個娃娃音:“大門外一百米有你的救星,你必須在十分鐘內抱住他的大粗腿並想辦法讓他救你,才能保證逃過這一劫,如果你如願以償將倒欠轉運空間一千金幣,一個月內如數償還。”

小妮妮懵了,她從很小很小還不會說話的時候開始,就能看到、聽到一些奇奇怪怪的東西,隻是以前她太小說話都不清楚,也找不到信任的人聆聽,表達不出來也不太明白是什麼意思。

但是這會她算是聽明白了,隻要不被賣掉就是她的終極目標,任何條件她都沒有時間去考慮。

“我不要被賣掉,我不要去青樓。”小妮妮懷著這樣的念頭決定拚死一搏,她一低頭抓住了爺爺的胳膊,拚盡全力咬了進去。

姚大石吃痛地將她往外一甩:“你這喪門星,還敢咬人。”

小妮妮摔地上馬上爬起來,邁著小短腿又往大門外跑了出去,能找到大粗腿應該就有救了。

曬場就在前麵,後麵追的人也越來越近,眼看就要被抓了,遠遠有個人就連忙撲了上去,抱住大腿嚎啕大哭起來,

“求求您,求求您了,爺爺奶奶要把我賣去青樓,求求您救救我,求求您救救我,我一輩子都忘不了您的大恩大德的,您是好人,求求您了。”

平時小妮妮的話很少,但是這會兒把在村子裡婆子那聽到話都用上了,也是急病亂投醫,她想抓住這點微弱的希望,也不管麵前的人是不是娃娃音說的“大粗腿”。跟的也是沒有什麼根基的十二皇子,也不會對其他皇子和太子造成什麼威脅,也就爽快地允了他,所以他隻是收拾了兩套衣服就進宮了。“那我們是不是以後都見不著玨哥哥了?玨哥哥還能見到淳親王舅舅和舅娘嗎?”福寶沒來由地非常擔心,玨哥哥比大郎哥還小呢!這麼一進去不會想家裡人嗎?會不會有什麼危險呀?上次她們就幾個還在討論說皇宮是個吃人的地方呢!玨哥哥那是有多想不開,才會想著進宮去呢?但是不說福寶也知道,玨哥哥進宮肯...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